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潮风

钟繇、二王与潮汕书法

2016-07-25 10:35:33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  ▲王羲之书法

  在书法史上,素有“钟、王”之誉。“钟”即钟繇,“王”即王羲之。同时,他们的子辈中,亦有继其衣钵、承其香火而成为书坛巨擘的。如钟繇之子钟会,王羲之之子王献之。

  《世说新语·言语第二》:“钟毓兄弟小时,值父昼寝,因共偷服药酒。其父钟繇时觉,且托寐以观之。毓(钟毓)拜而后饮,会(钟会)饮而不拜。既而问毓何以拜,毓曰:‘酒以成礼,不敢不拜。’又问会何以不拜,会曰:‘偷本非礼,所以不拜。’”

  这个故事,可看出钟家后人皆为读书种子,可以从“礼”的角度,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。同时,也看出钟毓、钟会的性格特征,一个沉稳,一个跳脱。

  钟繇(151—230),字元举,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士大夫之家。因自小读书刻苦,涉猎范围宽阔,于文事、政事上皆有突显的才华。他一生任过不少重要的职务,与皇亲国戚、显宦高官及文艺名流有着亲善的关系。而他的书法成就,历来评价甚高。庾肩吾称:“钟天然第一,工夫次之,妙尽许昌之碑,穷极邺下之牍。”孙过庭说:“夫自古之善书者,汉魏有钟、张之绝,晋末称二王之妙。”钟繇是作为汉隶转为楷书时的关键人物,被后世尊为楷书鼻祖。“被尊为书圣的王羲之受到钟繇影响最大,可以说钟繇的某些字是王羲之书法的来源之一。”

  真正能成为钟繇“书二代”的是钟会。

  王羲之(303—361),字逸少,出身于名门大族,自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,聪慧多才,引人注目。十三岁时,他去拜访当时身居要职、名声显赫的周顗,正值盛筵既张、华堂满座。周顗对王羲之的才华十分赏识,“察而异之”。众人尚未动筷子,周顗先割美味牛心给王羲之吃,一时众人皆惊,争相属目。于是,王羲之名声广播。

  出身豪族,名声良好,又有达官贵人的奖掖,是魏晋时仕进的三个重要条件。《晋书》本传称:“王羲之既少有令誉,朝廷公卿皆爱其才,频召为侍中、吏部尚书,皆不就,复授护军将军,又推辞不拜。”他“清贵而有鉴裁”,自视甚高,处事有独特见解,又有仗义执年的秉性,原想担任更有作为的职务,但很不顺利。“四十五岁时,自护军出迁为右将军、会稽内史,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,心情十分郁闷。”任会稽内史时,恰逢他一向看不起的王述来此检查刑政,“蓝田(王述)密令从事数其郡诸不法,以先有隙,令自为其宜。右军遂称疾去郡,以愤慨致终。”

  王羲之仕途坎坷,但在书法上却名垂青史,这是他之大幸!

  尤其是他在书法上的晚年变法,取得巨大成功,在书法史上的历史功绩主要有两个方面:其一:汉魏以来的书法风格,无论楷书或行草书,都崇尚庄严博大,而王羲之由于思想感情的变化,在传统的基础上,吸收“玄学”影响下清峻通脱的文人士大夫情趣,融合江南山水空灵秀逸的韵致,创造出清朗俊逸的独特、新颖的书风。其二,他在创造自己独特艺术风格的同时,清除了点画、结构和章法上的隶书痕迹,把今楷与行草书推向成熟。号称“天下第一行书”的《兰亭序》,便是他的代表作之一。

  王献之,字子敬,为王羲之第七子,官至中书令,人称“王大令”。长于书法,诸体皆精,尤以行草擅名。在继承张芝、王羲之的基础上,进一步改变了当时古拙的书风,有“破体”之称。他的书法英俊豪迈,极具气势,对后世影响很大,与其父被并称为“二王”。

  钟繇、二王的书法也影响着潮汕书坛,在许多潮汕书法家中,二王的影响随处见到,书香永存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