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读书

睿智史识蕴诗情

2016-08-01 10:21:12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 

  《旅思集》是吴波同志新出版的诗集,收录他所创作的诗作,以旧体诗为主,兼及新诗,大部分是他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所作的。

  我只是偶尔在报纸上读过他的诗,有些印象,当然,要论较深刻和全面的把握,还是这回的读他的《旅思集》,觉得他的诗,有一种难得的民本思想,即如彭德怀的“为百姓鼓咙胡”那样的诗,就有很浓郁的民本思想,这是值得弘扬,也令人感念的一种优良作风,是优秀党员干部必具的品格。

  吴波同志有一首诗《赠韩英君》:

  为官南粤三十春,清吏学者华夏魂。

  马家风骨儒家质,北国经霜南国温。

  为政为文体民意,释理治学不离群。

  传世文章十二卷,粤中谁人不识君。

  这是一种惺惺相惜,是借对韩英高风亮节的肯定表达自己为官清白和胸怀坦荡的襟怀。

  在《旅思集》里,类似的诗作不少,如《东坡亭怀古》,他就歌颂了苏东坡“耿直言政不随风”的正直;《谒海瑞墓》中,他就礼赞了海瑞的“南粤正气风范在”的精神。

  关心民寞,他似乎更乐于发出“忠诚肺腑声”。作为改革开放的参与者,他充分感受祖国的伟大变化,为此而欢欣鼓舞。他对社会少数人的拜金热也深恶痛绝。虽然已不在其位,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,没有忘记自己的革命初衷。正是这种不渝的信念使他心系祖国,心系人民,并在诗作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。

  诗集中,有一辑“带刺玫瑰”,就是如此的创作。顾名思义,这是讽刺诗,就如杂文那样针砭时弊,鞭丑正是扬善。他冷嘲“权势能换博士帽”的腐败,他讥讽“此心早已托神佛,马列外衣仍披身”的信念不坚定者,也对社会上出现的种种沉渣予以抨击,以杂文入诗,辛辣而深刻,正是他忧国忧民的生动体现。

  集里也有不少纪游诗。对纪游诗,人们有很多微言,因为写得好的,真是太少了,很多表现出来的,无非是一种到此一游式的纪念,那就没有意思了。

  但我觉得吴波同志的纪游诗不同一般意义的纪游诗,有他独特的意蕴。我建议读时,要与另一辑的“鉴史抒怀”同时阅读,可以互相参照。

  他这是借着壮丽河山,借着史事,抒发自己的感情,表达自己的思考。睿智使他明理,史识使他具深邃的洞察力,于是,诗更敏锐,也更具力量。

  他的这些诗,其实都有浓郁的理趣,即是深刻的思想性。哦,对了,理趣正是吴波同志诗的一个十分鲜明而突出的特点。理趣来于他的睿智,来于他的过人的史识。

  有人曾经诟病过理趣,说它妨碍诗的生动和空灵,是不是如此?或者不能如此说吧,我觉得这是一种偏见。

  问题不是理趣的好不好,而是能否表现得好,也就是能否到位,使它别具一番韵致。吴波同志的纪游诗,之所以别饶风味,就因为他有所思考,因而有独具韵味的理趣在。

  请看这首《路》吧:

  大道如练纵横跨,一路车龙一路花。

  江海天堑成往昔,长虹飞处起繁华。

  道傍新城平地起,园林别墅绿婆娑。

  改天换地共产党,富民政策万众夸。

  诗作借“路”这个具象写改革开放政策的得民心,以路为喻,化抽象为具象,说道理却不生硬,理趣洋溢着生意。

  而即使是写景的《登悬空寺》,却也不乏理趣之美,如最后的“此身虽入招提境,心路仍吹尘世风”,不但深化了诗的内涵,而且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展延。这是诗人心有所系,殷殷家国情怀的动人写照。

  我很喜欢吴波同志的鉴史诗,曾经评论说:“吴波的《鉴史抒怀》六首,借史思考,借史见今,是经过深刻思考之后的创作,就显得厚重,具思想深度。作者是一位睿智的思想者,也是充满激情的革命战士,有他的理想和信念的坚守,但诗写得不陈腐,不守旧,不僵化,而是活水潺潺。作者已是八旬之人,却犹有如此敏锐的思想触角,真是令人敬佩。”

  这里举他的《飞越伊拉克上空有感》为例:

  帝国占领百乱生,四载从未息刀兵。

  暴君有报上绞架,新皇无力保太平。

  抗争频起何日了,强权意志终难逞。

  凌空飞越倚窗望,似闻地下爆炸声。

  这首诗所写的是今史,而且是外国的事,但与我们无关吗?不然哉。如今是地球村,冷暖同此寰球,其实并不隔膜。或者,诗人想借此以思考,表达对伊拉克老百姓的同情和关心,对和平的渴求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“抗争频起”,而“强权意志终难逞”,正义终会战胜一切邪恶的,正是此诗的主旨。

  其实,写诗最重要的是诗意,诗意何来?来于形象化的语言,我上面说过,吴波同志的诗有理趣之美,这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呢,却也有形象之美,正是理趣与情趣的结合,才造就了他诗的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。

  我很喜欢他的《石吟》,其中佳句不少,如“桃源藏白兔,清流出龙泉”、“七层隐狮象,三叠聚神仙”、“苍鹰喜浴日,巨蟒卧波眠”等等都十分形象、生动,写活了石的风貌。

  当然,如果是墨守陈规者,或者也可以在诗集中挑出不少不合律的诗来。其实,这里表现了吴波同志的创作观,他只是强调押韵,却认为平仄、对仗都可放宽,在适当的自由中表现诗情,他的诗就是如此创作的。这是他对旧体诗创作的一种探索。他也希望创作一种集诗、词、曲和现代诗于一体的“自度曲”,并有所尝试。不管是否可行,他这种勇于创新的精神都值得钦佩。如此看来,吴波同志就是一个具独立意识的诗人。如今有独立意识的人太少了,更多的都是亦步亦趋和人云亦云者。什么都墨守前人的规则,萧规曹随,这是没有出色的,所以,我觉得吴波同志倡导得好,他的创作实践,当然也就并非没有意义的了。

  最后,借用他的诗句:“登车直上云峰顶,连天雪海映斜阳”,祝他的创作意境开阔,展现出更加灿烂的风华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