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读书

一卷飘然记曾经

2016-08-01 10:21:39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 

 

  鸿奇先生近日又出了一本名为《飘然集》的新书,其中的诗文我虽多从报刊上读过,但接到赠书时依然感到眼睛一亮。

  因为工作上的关系,我与鸿奇先生相识已有将近二十个年头。记得十年前他刚离开工作一线之时,我们常常通过键盘山南海北地闲侃,或感怀时事,或臧否人物,或品诗论文,或谈风说月,会心时开怀一笑,激动时击节一呼,意甚自得。有次他说,原以为退居二线人生的快乐就划上句号,殊不知网络空间竟然如此神奇,聊闲天、写博文皆可成为赏心乐事;更为重要的是,为了要写好网络空间的文字,让自己的文章言之有物、说之成理,还逼得自己必须坚持不断地读书和学习,不经意间生活也变得有滋有味起来。作为旁观者,我也深感鸿奇先生很快适应了退居二线的赋闲生活。借他自己的话说,他是在“以飘然的心态,过飘然的日子,写飘然的文字,做飘然的梦想”。因而,他不单在言谈间变得洒脱起来,而且在网络上的写作也很快就成绩斐然。不久之后,他已可将那段时日在网络上写下的文字集腋成裘,结集合成了电子书《雪泥集》,后来又将其更名为《诗文小札》经文化走廊出版社出版,了却他少年时希望出一本自己的书的愿望。

  我由此想到,人生是可以有多种味道的,但不管处在什么样的境遇,都要不忘初心并贯彻始终。一个人在职之时或因拥有的东西太多,往往容易忘记了“我是谁”,而当其什么都失去之时,又往往忘记了自己“要什么”。这两者其实都是不足取的。值得庆贺的是,离开工作一线的鸿奇先生没有迷失自己。他终于回归了自己少年时代的梦想,重新走上读书和写作的道路。

  如今,只一弹指间,我们又欣喜地看到鸿奇先生出版了他的第二本诗文集,并且在质量上比他的第一本诗文集胜出一筹。当然,这本小集子在那些著作等身的大作家看来微不足道,书中的诗文也难以谈得上流芳千古。然而,我以为这本小集子已足可读出鸿奇先生刚正不阿的人格,以及他日见深厚的写作功力。尤其是书中作为主打的三百余首旧体诗词作品,符合格律的基本要求自不待说,在遣词造句和意象构筑方面也能处处给人以美的感受。

  比如你读他的《回首平生》,那一句“回首平生轻得失,初心一点托啼鹃”,已将作者一生为人坦荡,看淡得失,毫无愧怍的情怀跃然表现于纸上。

  比如你读他《偶感》中的“三秋弹指易,五斗折腰难”,《六三初度》中的“性本刚肠憎鬼蜮,心存鹤梦仰清流”,不但对仗工整,更透露出作者秉性刚直不喜阿谀的为人处事风格。

  比如你读他的《为友人题所摄风光照片》组诗,就充满一种唐风宋韵之美,其中一句“朦胧月色深深夜,岂有佳人到梦边”,更是意象丰腴情意婉约,让人不由然地产生出无尽的联想。

  比如你读他的《春雨初霁》,其所营造出来的诗境貌似闲适而实则寓有深意。从颈联的“霁景如斯春正好,澄心对此境尤清”,到末联的“世间万事未相扰,一缕茶香足遣情”,不仅把作者希望安然世外的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,而且也反映出作者含蓄蕴藉的艺术风格。

  上文所举只是从鸿奇先生的《飘然集》中随手拈来的几个例子,而像这样情景交融且曲尽其妙的诗句在书中可说俯拾皆是。这些美妙的诗句,不仅在我的心中引起共鸣,还让我常生“心有戚戚焉”之感。这或许就是鸿奇先生作品的成功之处。至于书中的那些新诗和散文,我想就不再去赘述和评说了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