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读书

乡土味与人性美

2016-08-15 10:21:15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 
 

  □侯龙柱

  翰儒生于小城,酷爱文学,多年来,已经在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中国作家》、《青年文学》、《花城》、《长城》等国家主流报刊发表了小说、散文,出版中篇小说集、散文集多部,勤奋笔耕,收获颇丰。读他的散文,是一种美的享受,收到他赠送的散文集《岁月有情》,我利用几个夜晚认真阅读,被其中的乡土气息所陶醉、感染,沉浸在书本营造的人性美的氛围里。我不时掩卷沉思,用红笔在书页的空白处作些批注、划杠杠,努力吸取字里行间的精髓。此书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带有浓郁乡土气息的文章,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把对读后的感受书诸笔端,了却一桩心愿。

  散文集芬芳的乡土味,乡情美、人情美、朴素美尽显其中。出生于闭塞的乡村,翰儒和千千万万的农村孩子一样,度过了苦难的童年,贫穷并不可怕,反而是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。穷,给他带来改变命运的动力,穷则思变,促使他用大脑去思考,加速一个农村孩子走向成熟的进程。他家的穷,我首先是从其家居、经济环境“管中窥豹”:“灶台、饭桌、眠床成品字排列。坐在床边,伸手可摸到灶台和饭桌。人多,饭桌坐不下,眠床也躺不下,挤挤挨挨充其量只能躺四个人,父亲和母亲已占去了两个位置,剩下的让两个年龄小的躺了。躺在床上,挤得翻不了身,挺着。即使这样,还是想方设法占据床上一个宝贵的位置。常常弄得日头还没有落山,就洗好澡,在床上坐着,假装在玩,为的是等天黑了睡下去。”、“灶台后面,有时会藏着哥和姐,背着我们偷吃剩饭,他老以为屋内只剩他一人了,没想到还被逮个正着,因为逮他的也很想偷吃”《老屋》。

  《乡下菜园》是一篇泥土气息浓郁,内蕴深刻的散文,这种题材是作者最熟悉的,作者从农村今昔变化中,敏锐地洞察农村走向城市化过程中,出现的一些带普遍性的负面现象,这些不正常现象,阻碍国家持续发展,甚至带来严重的灾难性后果。“如今,乡下有许多菜园,已经没了当年的模样,大都杂草丛生,被冷落遗弃一边。乡下人纷纷想着进城,仍留下来的也不喜耕不愿种的日子,寄生于外面飞回来的钞票,吃的用的几乎像城里人。没有菜园、耕地荒芜的乡村,已不见乡村的质朴、安详和精美,这样的乡村,还能算乡村吗?”作者似乎在回忆美好的乡村生活,其实是对目前中国农村现状土地荒芜令人忧思的普遍现象的拷问。淳朴的乡村精神风貌在蜕变,勤劳朴实的优良传统丢失了,滋生好吃懒做的寄生思想、从民族生存的高度去思考,一个民族最宝贵的东西丢失了,它还有希望吗?

  《老家门前的杨桃树》也是一篇思想性比较深刻的散文,和《乡下菜园》有异曲同工之妙,作者采用先扬后抑的写法,它从不同的角度对上述同一问题提出论证,先写儿时小孩子爬树摘杨桃的快乐,细节风趣幽默:“那年月,都穷,爬树摘果,都光着膀子,只穿裤衩,小孩干脆就赤条条地爬树。怕衣服被蹭破,或挂住树枝撕烂。在树下捡漏的女人,不小心往上望,竟从肥大的裤衩的裤管里窥见摘果男人胯下的‘果子’,哈哈浪笑。旁边的纳闷问,笑什么?她哈哈地笑着说,“除非你手中的那个最大最黄最甜的杨桃给我。”细节充分体现了淳朴的乡风和人性美。接着写乡村今昔的反差,杨桃树的枯萎是最鲜明的特征,表现作者是多么无奈和伤感,这种忧伤和无奈,源于乡村的现状,村庄落寞,老屋摇摇欲坠,田园荒芜、杨桃树枯萎。作者对环境的污染虽然无能为力,但出自强烈的社会责任感,他希望通过呼吁,引起人们的重视,重拾淳朴的乡风,重建乡民的精神家园,让勤劳朴素的传家宝得以回归,本文的思想性、艺术性结合得比较好,很有现实意义。

  高中阶段是人生的重要历程,高中这步 “棋”走得好,前途将会更加光明,农村孩子就更不用说了。农村孩子读高中,本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,然而,由于生活的重压,经济条件差,读书就成了家庭的负累。到食堂吃饭,几乎每天都是米饭下咸菜,同学们常常望着一瓮咸菜发呆,而这瓮咸菜,就是每一个人一两个星期的菜。“饭堂里,很难找到一张白里透红的脸。那一张张脸,大多都暗淡,缺少光泽,连青春痘也不是饱满的,病态的。这大概是吃咸菜的后果,也是吃得不高兴的结果,缺乏营养的青春痘,就像缺少阳关和水的花朵。”《那年读高中》。同学们发誓:一定要考上大学,改变吃咸菜的命运!感受其中的生活真实,悲悯情怀在胸中涌动,心里酸溜溜的。文章朴实无华,哀而不伤,闪烁着人性美的光芒和力量。是的,深刻的生活感悟,是人性美的体现。人生之路曲曲折折,只有经受过生活磨难,经受艰难困苦的体验,才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。我想,作家翰儒已经做到了这一点,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今后的路会越走越宽,并期待着读到他更多的好作品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