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韩江水

八乡山大峡谷纪游

2016-08-12 10:25:51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■ 林伟光

  一 忽然想起苏东坡的诗《观潮》:“ 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。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”好像太阳底下无新的事,还折腾什么?可是,都如此时,也就没情趣了,到底是要有点梦想才好。

  对丰顺八乡山大峡谷,我就存有美丽的梦想。好像要我更多些日子的牵肠挂肚,她总是与我若即若离,有那么一两回甚至已经到丰顺了,近在咫尺,却还是缘悭一面,终是怏怏。

  真的与八乡山大峡谷无缘?此期间,我到过福建武平的梁野山峡谷,见识了春日里,峡谷中那千流竞发、奔腾卷涌的壮观;也去过黄山的西海大峡谷,那一路向下的忐忑,与危岩高千仞,怪石藏云海的奇妙。我想,或者大自然的美丽与神奇,应该尽于斯了,世间还有什么比她们更具悬念的呢?

  不过,当接到友人盛邀,我还是依约前来。丰顺友人有美文盛赞过此谷,他说,来吧,来了你肯定不后悔的。那么,就去吧。

  他建议我逆流而上,累但痛快着。因为,上回的梁野山峡谷游,也是由下往上行的,感觉更佳,有了这个经验,当然就立即同意,因此也充满了期待。

  二 入山山更幽,入峡谷亦然。一路的高山壁立,陡的山峰,连绵蜿蜒,极尽曲折;而漫山的绿,种种的树,那些叫不出名称的树,不知已生长多少世纪的,都郁郁葱葱,一个绿色的海。你说山更幽吗?你错了。生命的葱茏,沸腾的是热闹、热烈,仿佛可听得到生命的嘹亮歌声。那么,那些黝黑的石头平静吗?到底已存在了多少亿兆年,它们不会躁动吧?或者,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这样,看啊,水从上面流来,虽不是轰轰的气势。但我相信,如果于大雨间,或者大雨刚过时,它们就不会如此温柔的,会流得跌荡和气象万千,冲击着静的石头,如万马奔跑,千军过境,轰轰地撼地惊天。可是,如今它却很安静,一路的徜徉。

  安静有安静的好,我们从容地享受这份宁静。那么,何妨这么走走停停,且赏绿海。深绿浅绿,老绿新绿,杂糅在一片,交融于一起,就那么天长地久地绿着,浮动着幽幽的绿色的光。

  哪里来的蝴蝶?有人惊呼。其实,更让我们惊叹的,却是蝴蝶种类和数量之多。据说,数量和最美的蝴蝶在云南,那里有一个地方甚至被称为:“蝴蝶谷”。我没有去过云南,但我相信这不是神话。我无从比较着云南“蝴蝶谷”的蝴蝶,和这里的蝴蝶的优长。不过,我还是更陶醉于当下的这些翩翩的蝴蝶,——这是爱情的蝴蝶。它们翩飞着,斑斓多彩。或成双,或一群,缠绕着我们。它们是亲近人的,或飞于前,或绕在后,迎送着我们。真是多情缱绻,在别处我们又哪能享受到这份盛情?

  三 八乡山大峡谷,与其它的峡谷比,到底魅力在哪里?是渐入佳境的这份生动,还是那些一叠三折的瀑布?是这一片漫山遍野绿得如海的绿涛荡漾?还是鸟的叫声,和古朴得近于原生态的栈道?都是,也都不是。我想,如果征询我的意见呢,我告诉你吧,就是爱情。翩翩的蝴蝶,正是爱情的化身。此时,我们所想起的,我相信,断不是什么庄生晓梦迷蝴蝶,而是梁祝之间的动人情怀的爱情传奇。不但有蝴蝶,这里还有爱情沙滩,或者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爱情沙滩,绝对是八乡山大峡谷独有的,可圈可点的地方。天然的沙滩,那边一挂白水,滔滔流下。一双倩影,两情依依。在他们是海枯石烂,在我们则是如诗如画。时间浑然都可以忽略,在爱情的天长地久里,时间是静止的,而美丽的感情则是永恒的乐章。

  如果说,爱情沙滩是八乡山大峡谷的最佳胜处,应该是没有疑义的。不过,到此则可以住笔了吗?否否。对于爱侣而言,考验爱情的时刻,刚刚开始。

  爱情不只是花前月下的旖旎,还有风雨的洗礼,生活的风云激荡。这一段的岁月注定了它的不平凡。于是,挑战和考验来了。这后一段的路,要攀高,要承受着更多的压力和磨难。

  这时,就需要共同的面对,需要互相的帮扶,一路同心地走向前方。

  四 希望与艰难同在,你知道曙光就在不远处,可是暂时间你却看不见,你所将要面对的,却是当下的困难。不断地往上延伸而去的,是不知道有没有尽头的陡峭的石阶。你累啊,脸红气短,嘘嘘地喘着粗气,汗水把浑身浸透了。但是,你不能停下来,得继续前进。

  我们一直攀登,害怕如果停下,可能就再也走不动了。这是一个误区,却是屡犯。其实,为什么不停一停呢?山光秀色,鸟语、流云、飞瀑,还有泉水的丁东,都妙,都好,都具韵味,何必如此匆匆?

  忽然发现,八乡山大峡谷,这汪洋的绿海中,杂树多,而竹林也多,潇潇间有风吹过时,就如秋雨松涛,别饶风致。

  东坡居士所谓的,“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”,也不免太悲观和漠视了, 美是要我们细心发现和慢慢欣赏的,否则,还有什么意趣呢?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