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韩江水

献给妈妈的歌

2016-08-12 10:26:49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 

  2016年5月23日,这是我人生最为悲伤的日子。当天上午,我打起行囊将要起程下乡扶贫,突然接到远在家乡普宁故里妹妹的来电说:“妈妈脸色苍白,心脏已停止跳动了!”噩耗传来,尽管母亲与病魔已抗争了10多年,早有心理准备,但是对这不幸的消息,还是深感震惊,不禁潸然泪下。下午,等到我赶到母亲的灵堂前,老母已经“盖棺”了,这时妈妈距离她80周岁的生日只有1个多月。我的头脑一片空白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

  妈妈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外祖父以开“糖铺”谋生。母亲少女时代,由于兄弟姐妹众多,儿时失学,十五、六岁就学会种田,还会在当地业余潮剧团清唱潮剧选段。小时候每碰到家中“糖铺”生意兴隆,母亲常常通宵达旦帮忙扒花生。1956年母亲嫁给我父亲之时,由于我祖父已去世了10多年,家庭失去了“顶梁柱”,父亲五兄弟“大家庭”尚未分家,经济拮据,第二天就找不到米下锅,祖母经常向邻居借钱借粮。等到父亲分家独立出来之后,母亲又生育我们四兄弟和一个妹妹,我们是非农人口,靠父亲在镇集体企业当财务一点微薄的收入,生活常常捉襟见肘。为了增加家庭收入、养育孩子,母亲到抽纱企业做点针线活的小工,平时还在家里养猪出卖赚点小钱。上世纪70年代,有一次镇里要建农贸市场,需要填土,她还带着几个儿子到溪里挑沙赚点工钱。记得有一回她带着患病的孩子到卫生站看病,由于裤袋破裂而丢了硬币,没钱看病而大哭了一场。

  改革开放之前,国家经济困难,城乡讨饭的人时有发生,每当有乞丐来到家门口讨饭要钱,妈妈总是笑容可掬,或给零钱,或给剩饭菜,有时还给旧衣服,从来好声好气,其善良慈祥的面孔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。1986年,我来汕求学深造,家庭遇到逆境,父亲由于没能承包上集体企业成了“下岗人员”,弟弟在家待业,二个兄长成家“另立门户”,靠做“木工”也艰难度日。这时,妈妈当机立断,借钱做起“竹器”货物的“小本生意”,勉强维持家计。记得我每学年交学费时,母亲几乎倾尽抽屉里所有的钱,一点怨言都没有,每当我上学临行前她总是“儿行千里母心忧。”在我未走上工作岗位之前,母亲每年春节前都要为我添上新衣裳,而她自己的衣服常常是缝补的。1989年春,我留汕头市原达濠区党政机关工作,第一件事就想“孝敬”母亲,带着妈妈和两个侄儿到汕头游玩,母亲在我心中的分量有多重!母亲在中山公园划艇的照片笑得多灿烂,至今还珍藏着。1994年,我从普宁调到揭阳市媒体工作,想做的第二件“孝敬”母亲的事就是花了1200元托朋友为家里买了一部旧电视机,没想到被朋友“蒙骗”,电视机第二天就坏得不可修理了。我气得想找朋友“理论”,结果母亲劝我别惹事生非,她说“花钱买教训”就行,息事宁人。1999年,堂兄的儿子考上华师,堂嫂登门报喜,母亲二话没说就到做生意的“钱柜”拿出二百元给他助学,嫂子深知我们家境困难,当即婉言谢绝,但心里还是很感动。

  妈妈是家庭妇女,目不识丁,然而她胸怀博大,心地慈善。她总是教育我要堂堂正正做人,认认真真办事。她常对我说:“儿你在外面做什么事我不知道,但所做的事十年后要见得了人,百年后要见得了鬼。人在做,天在看啊!”在母亲的传统教育下,我时时牢记母亲的教导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我的人生之路,不觉已逾天命之年,尽管每一步都很艰辛,但没有母亲当我人生“第一任老师”,就没有我今天所取得的每一点进步。

  妈妈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,没有波澜壮阔的人生,没有辉煌的业绩,但她的一生历尽坎坷,坚韧不拔。她的乐善好施、凡人善举、任劳任怨、克勤克俭、孝敬长辈、团结邻里、关爱儿孙的美德受人点赞,是我最值得自豪的精神财富。5月27日,是母亲出殡的日子,也许真的是感天动地,凌晨四、五点突然风雨交加,惊雷四起。当天上午9时母亲出殡仪式正式开始,老天真的也动了感情,又下起了毛毛的泪雨。十分钟后,二、三百人的出殡队伍刚出发,老天又露出了笑脸,顿时阳光普照,仿佛老母亲微笑着走进了天堂。

  安息吧!妈妈,这是我献给您最至爱的挽歌!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