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韩江水

读叠石山

2017-10-12 10:52:36 来源: 汕头日报 作者: 林伟光
摘要:我把叠石山当成一部石头书来读。

 

读叠石山

叠石山

我把叠石山当成一部石头书来读。叠石山就是展开在天地间的奇书,是由一位叫陈英猷的先贤和他家族,历时两百多载,共同书写的奇书。

或者,当年这是无意的书写,虽然陈英猷有“死国师”之誉,人们把他窥天地之能耐传得神乎其神;可是,我更喜欢把他看成是一介书生。一袭长衫,几许清癯,就这么迤迤然走来,走进了叠石山,在这里观天察地,明日月之行,究天人之变,演易、著易。

时间似乎已经遥远,即是乾隆年间,于今天而言,却也在两百多年前了,一切都淡远了,使当年的一切变得多么不真实,连史志中的记载都已有些语焉不详。于是,真实或者只存乎想象,且流传成风,成了虚诞的神话。

徜徉于叠石山,我们像走进了神话里,一切似真似幻。似幻么,可是却犹依稀有迹可寻;似真吗,却又都那么无所凭藉。摩读着山崖间,那些随处可见的石刻,仿佛可接续到历史的某一个场景,似通了电似的,一切都活了,具体而活泼泼的人与事就浮现眼前。或者,那时的陈英猷,也如此刻的我似的,徐行着、冥思着,有时也观看着周遭的花开花落,心有所触,情有所动。于是,他窥破生死,照见阴阳,已是超越己身之束缚,寄情于自然,畅游于天与地之间,在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中,驰骋思绪。——这就是陈英猷,与我辈不可同日而语之处。

散落于山间的种种有关乎他的遗迹,似乎还带着他的生命的能量,即使那间仅能容膝的湫隘不堪的石屋,也让我们深深地感动。他似乎离我们不远。

传说,他遁于叠石山,三十阅寒暑,就以此石屋为依托,演易、著易。石屋虽小,在我们看来,简直是小得不堪,可是,又何尝局限了他的思绪?这位奇人遨游于自然,邀日月,友星辰,与过去未来握手言欢,或者正晨游东海而暮苍梧呢。他志向高远,岂是眼前的这间小小石屋所能局囿?

然而,岁月流逝,斯人已远。人的一生匆促,流星似的生命啊。如果视乎草木,我们常常感叹它们的短促,说是草木一秋。但是,我们何尝不也如是乎?哀外物而不暇自哀,当然是因为见不及己,这未必可取。而陈英猷或者不会如此的,他会由眼前之花花草草,虑及人生,感乎自然界之万物,故演易,就是一种由己及他的对宇宙的思索,是由己身之我和所见闻之物,而探究超乎肉体感知的一种未知的或然和已然。从这么的意义打量,陈英猷自有其不可企及的伟岸人格。

他的思索,甚至超越了自身的生命,在他故世多年之后,这座叠石山,还有更多关于他的讯息,即可证明。而这些讯息,却已经凝固在山石间,在草木间,在这一方独立的天地之间。

一座山,可以无名,却不能没有人物,没有故事。人物成就了历史,故事成就了文化,而沉积着的历史和文化,就凝结成了动人的风景。于是,无名的山,你说它无名吗?它已经因为古人和故事而有名。越是名气大的山,人物越伟岸,故事也多演绎成了千古的绝唱。如巍巍乎泰山者,我们就只能顶礼膜拜。

叠石山的名气,当然还没有达到如是之大,但它拥有独特之奇异。它仿佛是陈氏的家山,一座山经过一个家族两百多年的经营,已经带上这个家族生命的气息,这是别处所无的。故一草一木,一石一洞,仿佛刻上了鲜明的印记,连吹来的风,也好像带着特别的属于他们的味道。这里就是一座易学的山,是写在山石上的一部易学的典籍,留下了众多的可供后人研读的奥妙。而此际,我们这些于易无所研究者,如此浮皮潦草,显然是很不应该的,这是对它的不恭与漫不经心的怠慢。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呢?读易读易,易岂是那么好懂的?

我站在河图洛书前,这是刻在一块石壁上的图案。看着展示于天地间的这些前人思想的轨迹,我似乎更明白了所谓石头书的意义。但应该深感惭愧的,对于其中之奥秘,我却是一概不解,这是一页天书,能感受到它可以联通天地,宇宙洪荒,乃至遥远星际,可是我却找不到读得懂它的密码,徒唤负负。

我们生活于当下,常常自诩是万物之灵,甚至自以为是地觉得可以予取予夺,此是无知兼无畏啊。想想,于天地间,于历史长河,我们不过渺沧海之一粟。因此,读着眼前这先人留下的河图洛书,即使不能懂,可是,那种卑微之感,却是如此强烈,震撼我心。

或者,光是这一幅刻写在山石上的河图洛书,叠石山就可以充分地体现它的价值。当然,它却也在等待着有心的人,或许今天,或许明天,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有如此的一位高山流水会知音的人物,他伫立于此欣然而兴会,对话古人,感应天地,续写易书——相信这也是陈英猷所期盼的。

啊,眼前忽然敞开了一片宽阔的空间,我们顿觉天宽地阔。叠着的石头上写曰:“海阔天空”,这不是陈英猷的手笔,却是他的心愿。“海阔天空”是写眼前之景,但如此理解时,却不免于偏狭,我想,肯定不只如此的,它所展示的是既实且虚的意蕴,是眼前景与心中景交织的一种浩天阔地的高远境界。

叠石山,谁还敢说它不伟岸?故作诗云:叠石清音涵古韵,先贤演易窥乾坤。玄玄有道留陈迹,寂寂无风待后昆。井不波澜听海远,花余灿烂嗅芳存。登临此际流云杳,鸟语空山争噪繁。 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