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头版 > 头条

延迟退休,专家:政策要更有针对性

2016-09-13 12:15:35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52岁的张先生在西安电表厂做库管工作,一干就是20多年。面对议论纷纷的延迟退休,他表示,只要国家有需要,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他还是愿意继续干下去;而43岁的铁路工人曾师傅则表示,平时

52岁的张先生在西安电表厂做库管工作,一干就是20多年。面对议论纷纷的延迟退休,他表示,只要国家有需要,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他还是愿意继续干下去;而43岁的铁路工人曾师傅则表示,平时工作强度太大、太累,尽管离退休还有十几年,但害怕到时候身体吃不消。

今年,延迟退休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,实施细节也越来越明晰。

7月13日,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,按照工作计划,今年将会拿出延迟退休方案,然后适时向社会公布。

是按时退休,含饴弄孙,加入舞剑、打拳和广场舞大妈的行列,还是继续跟上时代列车,忙碌而充实地多做几年上班族?

近日,记者走近我省一些企事业单位职工及部分专家学者,了解他们对于延迟退休的看法。

1 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必然举措

西安交大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系的温海红副教授表示,延迟退休政策符合我国目前国情,是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必然举措。她表示,因为我国人口呈现老龄化、高龄化和空巢化的特点,同时出现家庭少子化和丁克家庭增加的变化,人口红利已结束,劳动力供给出现缺口,这些现实问题的存在需要修改现行退休政策。

从我省来看,陕西省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在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,因受经济发展水平、财力不足的限制,企业退休职工人数的增加,养老保险的支出每年存在一定的缺口,由中央财政予以转移支付,以确保养老保险制度的正常运行。

据省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人口发展报告显示,2015年陕西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重突破10%,达到10.11%,较2014年提高了0.14个百分点,总量由2010年的318.4万人,增加到2015年的383.4万人,五年净增65万人。从老年人口结构看,全省60岁以上人口中,65岁以上人口占六成多,为63.79%;65岁以上老年人口中,70岁以上人口又占六成以上,约62.25%,特别是80岁以上老年人口,占比由“十二五”初的13.22%上升到16.05%。陕西省老龄化进程比全国提前10年,面对老年人口规模的增加,养老金的缺口将会越来越大。因此,延长退休政策是缓解老龄化和解决劳动力供需平衡的有效措施。

有人认为延迟退休对于青年就业会产生影响,对此,温海红表示,根据《陕西省2015年全国百分之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》,同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,我省15-64岁人口比重下降0.98个百分点,由此可见,我省的劳动力供给呈下降态势,因此,延迟退休对就业的影响有限。

2 小步慢走区别对待

“想退还是不想退?”对于这个问题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。

今年55岁的王舒英曾是中国农业银行陕西分行营业部的一名工作人员。说起延迟退休,她表示,尽管已经退休了,但是,她内心还是想继续干。由于王大姐的儿子还没有结婚,自家没什么事情,加上工作轻松,待遇还不错,她和大多数员工一样,都愿意多干几年。

王黛是西安地铁运营分公司的一名职工,34岁的她和王大姐看法正好相反。她告诉记者,由于公司大部分人工作的特殊性,生产岗位90%以上的员工需要倒班,工作强度较大,不说延迟退休,身体条件甚至不允许他们工作到正常退休的年纪,其中一大部分人需要申请提前退休。

在越老越吃香的医生行业,30出头的田超告诉记者,他是西安市高陵区医院的一名临床医生。对于即将出台的延迟退休政策,他表示,医生属于专业领域行业,到了60岁,临床经验更丰富了。因此,只要身体条件允许,他愿意继续留下来。而且目前,因人手不够,他们医院不少主任、副主任医师都是返聘回来的。

面对不同人群的建议和呼声,国家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谈到延迟退休政策时表示,第一,小步慢走,渐进到位。每年推迟几个月的时间,经过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再达到法定退休的目标年龄。比如五年以后,这个政策施行以后,可能你是60岁零3个月退休;第二个人可能是第二年退休,他可能是60岁零6个月退休。第二,区别对待,分步实施。谁先开始延退?人社部发言人李忠指出,会选择现在退休年龄相对偏低的群体,从这部分群体开始逐步实施。

3 政策要更细更有针对性

对于延迟退休,陕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杨红娟认为:“延退是必然趋势,但政策的实行要更加审慎。如果从纯粹理性的角度来看,延退对解决许多社会问题例如养老金缺口、劳动力缺乏等有积极的影响,但延退政策所带来的不只是简单的经济问题,更是社会问题,很复杂。”

杨红娟说,从工作年龄来看,目前我国的平均年龄增长了,但老年人是否仍能健康地胜任工作仍有待商榷,因为,再健康的70岁也不会等同于60岁。同时,面对西方国家退休年龄普遍高于中国的事实,杨红娟表示,首先,经济模型不同,西方是‘橄榄形’的经济模型,白领阶层多,他们大多是脑力工作,因此退休晚对他们影响不大。而中国是制造业大国,大量的工人工作环境艰苦,延期退休会给他们的健康带来困扰。其次,目前我国主要由家庭而非社会负担养老与养幼的职能,许多退休人员在家带孙子也是强化其家庭功能的体现。现在放开二孩了,如果老人延迟退休,没办法帮助子女照看娃娃,也会造成子女想生育二胎时的力不从心。

立足国情,针对现实,杨红娟提出了以下建议:“从社会意识上,我们要引导大家向联合国提倡的‘积极老龄化’方向发展;对于政府,在延退政策的制定上,要更加审慎,顶层设计要精细,努力弱化矛盾,平衡各方利益。目前,社会需要的是通盘统筹与更具包容性的政策。”

此外,杨红娟还表示,“十三五”期间,针对我省重点发展的产业,省上应结合延退政策,迅速制定细化和分类的人才政策,在人才引导和使用上拿出新办法,为重点产业、行业的发展集聚更多的人才。

4 新政面前需调整好心态

今年63岁的郜随印虽然已过了退休年龄,但每天早上6点多,他就到单位——陕西高级人才事务所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因为心态积极,生活规律而充实,相比于同龄人,郜随印显得年轻而精力充沛。作为陕西高级人才事务所有限公司所长,郜随印认为,延迟退休符合中国国情并且是大势所趋。他觉得,在需要更多脑力劳动的岗位上,许多已到退休年龄的职工其实是国家和企业的财富。他认为,老人与新人相比,有经验、知识、资源、精力四方面的优势。也正因为此,目前在我省许多岗位上,返聘人才都在发挥自己的余热。

郜随印说,超过60岁的人不能被看做社会的负担,在身体健康的前提下,延退政策为他们营造了释放才能的新空间。将来新政实施后,从延退人员自身方面,要拥有健康心态,树立社会责任感与公共意识,要为年轻人提供正能量、好榜样;从社会方面,应该给延退人员更多的尊重。郜随印表示:“职业有时间距离,但生命的意义没有时间距离。目前,许多国家的职工并没有退休意识,他们认为退休只是工作的转变。据一份2015年的研究报告显示:德国老人退休后有14%的人仍工作发挥余热。许多日本老人也选择在退休后重返岗位。”

对于即将面临延退的职工和可能因延退带来的心理问题,陕西阳光心理研究所副所长胡宝华提出了6点建议:“1、生活中学会合理宣泄自己的情绪,例如运动、唱歌、看书等;2、郁闷时转移注意力,做做自己喜欢的事;3、培养宽阔的胸怀,有一个好的心态对待挫折;4、提升自己的能力;5、有一个好的生活规律和饮食习惯;6、培养起码的一种爱好。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汕头日报网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