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

寻找心灵深处那座老城的“根”

2016-08-24 10:30:15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褪色的大楼见证着逝去的时光
残旧的窗花诉说着岁月无声的故事
留住老建筑,让乡愁有所依托
小巷深处的暖阳
骑楼,抹不去的旧城记忆
 

  小公园是汕头百载商埠的历史见证,也是海内外潮人共同的精神家园。小公园的保育活化牵动着无数人的心。为深入贯彻落实省、市领导关于小公园保育活化的指示精神,本报编辑部与金平区委宣传部联合开展“留住文脉 记住乡愁——我和小公园的故事”主题宣传,记录每一个与小公园变迁有关的故事,还原小公园历史的真貌,抒写所有潮人对汕头商埠的一份美丽乡愁。今天刊出第一期,敬请留意。 ——编者

  “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,永不老去”。这是诗人席慕容眼中的乡愁。而在很多人的心中,乡愁是家乡池塘边那几棵饱经沧桑的老榕树,是村口那眼深不可测的古井,是一曲遥远的乡音乡曲,甚或是那辆已被废弃的破单车……乡愁是一个人心中最柔软最温婉的角落,是灵魂的港湾、心灵得以栖息的快乐老家。

  土生土长的

  “小公园人”

  汕头市野外运动协会名誉会长、汕头市作家协会会员柯建宏的乡愁,与老市区小公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这位“老汕头”,是脑海里装满老城故事的土生土长的“小公园人”。

  小时候:家住万安街一间

  40平方米的木板房

  柯建宏小时候的家就在万安街片区,一间40多平米的木板房。冬天,北风穿过木板房的缝隙时,会发出“嗖嗖”的响声;隔壁邻居偶尔说话大声了些,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就是这样一间简陋的房子,却承载着他童年、少年的美好记忆,尽管在他16岁时他们一家搬离了小公园,但有关“小公园”的点点滴滴却铭刻在他的记忆深处,成了弥足珍贵的生活印记,挥之不去,难以忘怀。

 

  长大了:常常回来

  寻找老城的“根”

  长大了,参加工作了,柯建宏还经常挎着相机,回到这里,拍拍照片,用镜头记录下这里街巷的每个角落,试图用镜头留下即将逝去的过往岁月。作为见证,作为寄托,也作为一种时光的留痕。直到现在,他还时常会去“小公园”看看,徜徉其中,或追忆,或只是无目的地闲逛,让浮躁的心灵沉静下来,像其他许多摄友一样,放慢成天奔忙的脚步,在这里寻寻觅觅,寻找心灵深处的那老城的“根”。为此,他还曾有感而发,撰写了《汕头小忆》、《回忆旧汕头》等文章。柯建宏冀望老城区的保护和保育活化加快步伐,修旧如旧,修新如旧,建新如旧,都要有整体的概念,还原汕头老市区的原有风貌。

  他感慨地说,近些年来,由于各种原因,老市区的很多老建筑一天天在消失,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,希望这些遗憾不要持续下去。“老市区自红砖楼拆毁留下硬伤后,至今已是斑斑驳驳,汕头开埠繁荣的历史印记与见证近乎湮灭,亟需我们去重视,去抢救,去呵护!保育活化工作刻不容缓!”

  岁月云烟冲不淡

  童年记忆

  隔着岁月的云烟,已过不惑的柯建宏回忆起童年往事,眼眸中依然充满温馨与清澈的光芒。

  下雨走骑楼的“五脚砌”

  柯建宏回忆说,记得读小学那阵子,从大光明电影院附近的家出发,到小公园上学或玩耍,从来不带伞的,遇到下雨,我们只需走骑楼的“五脚砌”,全然免去风吹雨淋之虞。“小公园”的生活太有趣了,我在小公园的古玩店里第一次见识了硕大的象牙;在百货大楼第一次见识了神奇的电梯;在海员俱乐部第一次看到了蓝眼睛的外国人;在节日的大公园第一次知道美丽的“焰火”……还有,我们曾经在老海关里“捉迷藏”、摘含苞的喇叭花吸蜜汁,午休时间大喊大叫惹来了保卫人员,顽皮的我们还与前来赶我们的保卫人员“捉”起了“迷藏”……“小公园”精彩有趣的生活丰盈了柯建宏的童年,让他至今在午夜梦回时仍魂牵梦绕。

  吃到一斤九分钱的

  “双喜”饼干就好满足

  那时候生活艰苦,记忆最深的东西是老市区那些五花八门、各式各样的小吃了。北方餐馆的煎包个大且香、油气十足,大厦可算是美食中心了,夏天有雪糕、冰花供应,早餐有豆浆、油条、面包,四季均有各式潮式甜汤出炉……当时这里的大厨们,如今大多成了汕头美食界的名人了。还有小公园飘香店的水晶球、老妈宫的粽球、街头巷尾粿条摊的牛肉丸……那时吃到的牛肉丸比现在的要香得多呢。当时物资供应紧张,我们能吃到几块一斤九分钱的“双喜”饼干就好满足了。

  用卖泔水积攒来的

  零钱买玩的吃的

  我们的美食主要还是那些穿街串巷的小吃,有“南乳花生,粒粒脆”、韭菜粿、鲎粿、水粿、豆花、草粿、钉螺、爆米花、棉花糖……还可买到金龟子、屎壳郎、天牛等小虫儿玩呢,这些都是我们用卖泔水积攒来的零钱消费的。儿时的生活,虽然物质紧张,但那种惬意、那种丰富多彩,那种浪漫,是现在的孩子们所无法比拟的。当时我们自己用合页做火柴枪、用轴承做成木板车满大街推着玩;海上涨潮时,海水经常灌进老市区,我们兴奋极了,大家凑成一群趟水、玩水,顺手捡些有价值的飘浮物回家。

  老建筑的消失

  令人痛心

  “近些年来,由于各种原因,老市区的很多建筑一天天在消失,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,希望一些遗憾不要成为永恒。”与记者交谈时,柯建宏念念不忘他读小学时那座西式建筑风格的旧教堂学校,说起如今已被拆掉消失的旧教堂,言谈中充满着惋惜与心痛。

  以前赤卫小学

  在六层楼的教堂里

  他说,读小学时的学校是赤卫小学,即现在的镇邦路第一小学,那时候学校就在那座美轮美奂的六层楼教堂里,每层楼都有教室、讲台,三楼是大礼堂,晒台上是我们的大体育场。每次上体育课,我们都爬上六楼上面的晒台,暖暖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,新奇而美好的感觉充满我们的心。这座混凝土结构的教堂实在太美了,西式造型,线条流畅的的建筑风格,幽蓝幽蓝的玻璃窗带给我们美好的遐想,我们一帮小孩对它充满好奇。遗憾的是,随着万安街片区的改造,这个盈满我们童年美好记忆、兼具历史文化价值的教堂和学校已被拆掉,至今回忆起来还颇感心痛。

  “十八巷” 是老汕头埠的

  “儿童乐园”

  据柯建宏介绍,小公园附近的“十八巷”,在我们孩童的时候可是赫赫有名的,它堪称老汕头埠的“儿童乐园”,那里留下了我们多少欢乐的时光,那是令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特殊地方,也是不少像我一样的汕头人魂牵梦绕的地方。

  “十八巷”顾名思义便是巷道纵横交错,宛如迷宫,有时半天功夫也寻不到出来的路。尤为奇特的是这些小巷最窄的仅容一个人侧身而过,宽的也难以二个人迎面而过。

  柯建宏回忆说,小时候一帮玩伴经常在“十八巷”玩,先是指定一个人闭上眼睛,大伙一哄而散,捉人的玩伴数到十再去寻找已躲藏起来的人,因为巷道深很是紧张刺激,每每玩到大人来寻才回家吃饭。那时候汕头人家里没有接自来水,要用水都统一到巷头水站去排队买水,玩得疯的小孩经常把路过大人的水桶给碰翻了。

  “十八巷”有个“补鼎巷”和“古册巷”

  “十八巷”是个充满童趣和生活气息的地方,对许多老汕头人来说,十八巷片的“补鼎巷”和“古册巷”最令人难忘。补鼎巷也即银珠横街,过去有几摊补锅摊,最出名的是一位姓肖的“补鼎伯”。上世纪70年代中期,补鼎伯还在巷头“补鼎”,生意很红火,补的都是市区各处送来的大锅。当年补锅的情形柯建宏也记得,补鼎伯用的是风箱,烧的是木屑。风箱呼呼地拉,火就旺起来,将烧化的铁水浇在破锅上,变戏法般一下子就补好了。肖伯手艺好,小公园、至平路一带都送破锅来让他补。

  “古册巷”则在银珠直街,以前“古册佬”开的古册摊档设在靠近升平路的巷口。“古册佬”原名蔡阿五,也称五伯,老汕头人少有不知道他的。“古册佬”三四十年代就开始在巷口出租古册(即连环画)了,以前一分钱就能租到一套三本钉在板上的连环画,生意也不错。

  ■保护小公园 我有话说

  留住老建筑

  彰显潮侨特色

  老建筑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遗产,小公园老城区的建筑风格独特美观,堪称汕头这座城市凝固的历史和音符,保育活化小公园片区的老建筑、老房子,就是保留我们这座城市的文化印记。保育活化既要保留老城区原有的历史建筑风貌,又可融入特色鲜明的本土文化,如融入潮、侨元素,彰显潮、侨特色。

  建议成立小公园片区改造专委会,调抽社会各方面的人士做专职工作,通过考证、论证后得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;其二,建议成立专门的资料组,详细查阅以前的历史照片及资料,最大程度做到修旧如旧;其三,建议启用土生土长的潮人专家学者,在保育活化方面彰显潮、侨特色,如打造文化街、潮汕小食一条街、潮人民俗一条街等;可将小公园片区定位为“旅游观光区”;小公园片区可先规划出大型停车场,为观光旅游做好后台支撑;其四,要注重汕头老字号、老领事馆遗址的定位,在修旧如旧的过程中,将民俗街、文化街等有潮汕特色的元素融进去。

  ■记者手记

  让乡愁有所皈依

  中等个子,脸带笑容,时不时丢出几句幽默的话语,冷不防就抛出一二个冷笑话……认识柯建宏多年,深知他对于老市区的那份特殊的情愫。建宏是个热心人,这些年,他经常带着外地来汕的客人在小公园一带参观,穿大街过小巷,为小公园做“导游”。

  在老城区改造过程中,一些老建筑遭人为拆除,还有不少建筑因缺乏保护,年久失修而破败倒塌以至消失,许多珍贵的城市印记被无情抹去,这一切都令柯建宏等对老市区有强烈保护意识的有识之士忧心忡忡。他们都冀望能切实有效地保护好老市区那些老街区老建筑,让深深浅浅的乡愁有所依托,让海外潮人有根可寻,让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“小公园”人心里永葆一份温馨。

  欢迎广大市民踊跃提供采访线索,或撰写文稿,字数在2500字左右及老照片若干张。提供的线索一经采用,将给予奖励并择优采写在《汕头日报》上刊登。

  投稿邮箱:13923678492@163.com

  联系电话:88625997

  总策划:洪悦浩

  总统筹:陈 健 陈艳莉

  执  行:陈效云 王华实 陈丽丹

  版面设计:姚建平

  文字采写:吴小娟

  本版照片:柯建宏 提供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