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欣赏

怎么看引进美术大展

2016-07-05 10:53:40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  ▲巴塞罗那系列之小丑(彩色石版画)   巴勃罗·毕加索

  

  随着国际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,各种引进的美术大展频频在我国登陆。今夏,毕加索与莫奈又在北京“相遇”了。

  主打原作的“毕加索”

  日前,“毕加索走进中国”艺术大展在北京山水美术馆启幕,展出了83幅毕加索作品,覆盖其早、中、晚期和油画、版画、素描、手稿、雕刻、陶瓷5大艺术形式。

  展厅迎面的第一幅作品是1896年15岁的毕加索创作的一幅写实主义油画《两个裸体的男子》。在油画作品区,展出了《火枪手》、《米连娜肖像画》等作品。随后是《巴塞罗那》系列、《巴尔扎克》系列等版画作品,以及瓷器作品。

  记者观察到,在展厅一侧还设立了“毕加索邂逅齐白石”版块,讲述了毕加索与中国的渊源,以及他的艺术创作与东方艺术大师齐白石在语言上的某些互通性。紧随其后的是84件爱德华·奎恩、安德烈·维莱的摄影作品以及VR体验区,这些珍贵的摄影作品记录了毕加索的日常生活、创作现场、娱乐逗趣、家庭和爱情等。此外,还特邀了曾与毕加索共同创作过版画的安吉拉·奥奇宾蒂设立展区,共有16幅作品,以及一幅她与毕加索共同创作的作品。在地下一层,相关的阅读区、毕加索年表墙以及循环播放的视频资料,从不同角度解读毕加索,包括《艺术的力量之毕加索》、《毕加索的奇妙之旅》、《现代艺术大师(第三集)——毕加索》、《毕加索的秘密》,以及中国1988年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《毕加索与公牛》等。

  数字化呈现的“莫奈”

  6月的一个周末,记者走进北京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展厅。相比一般展览,明显看出观众不少,其中小朋友近1/4,有画画临摹的,有随着现场投影做游戏的,好不欢快。

  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,主办方宣称,该展意在“利用世界最前沿的数字成像技术展现,打造多感官视听盛宴,呈现一座流动的莫奈博物馆。”“把印象派画作善于表现光与影的特点发挥到极致”。据了解,该展已在日本、韩国完成了巡展,自4月开始的中国巡展将相继在成都、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四地举行。有业内人士甚至直接批评道:“耗资数百万元做这种展览,不说对数字艺术的理解低端至极,仅仅一件名作放大数倍后投影效果模糊这事儿,能给大众普及什么美术鉴赏的知识?商业展拿莫奈作品挣钱无可厚非,关键是搞清楚数字艺术是什么、应该给儿童什么样的教育……”

  数字化只是一种新媒介

  是引进原作还是数字化展示,一直各有纷争。“这取决于对历史的态度,传统学者对历史的态度是严谨的、审慎的,所以强调对艺术的展览要尊重历史,回到艺术家的创作年代去感受艺术、理解艺术。但另一种观点是,历史只是现代人的材料,可以根据需要进行重新创作,而通常所说的数字展就是第二种类型。”

  批评家杨卫认为,数字艺术展或复制品展览只是辅助性的手段,通常是一个正规展览的延伸,其自身很难做一个正式展览。“除非这个展品本身能够构成一个有明确指向的展览,比如原创版画。但是大量的用数字或印刷品来替代原作,就是个偷工减料的事情。从普及大众艺术审美的角度可以做,但需要向公众说明是数字展、印刷品展或版画展,而不要巧立名目地以正规展览的方式说成是某某大师展。”杨卫说,“数字化只是一种新媒介。”

  喜忧参半的引进展

  对于此类商业性引进展,李磊归纳了几个特征:以营利为目的、从美术馆向商业空间转移、艺术家知名度和话题性、展品等级参差不齐、用多媒体方式演绎等。“容易混淆的是,有许多民营美术馆引进的很纯粹的学术展,因为成本很高会收取比较高的门票作为补贴,从而被认为有商业目的。但这种展览本身还是公益性的,最终目的不是盈利。”李磊特别提醒。

  而对于现在的商业性引进展多举名家大师旗子,徐子林认为有多个原因。“首先这种展览的盈利模式容易确定,在门票、衍生品开发、版权市场等方面都能很快计算出投资和回报。其二是容易产生轰动效应,包括媒体传播、大众热情,起码人气不用太担心。其三是大师展览争议少,因艺术价值、历史地位都有定论,无论对投资人还是主办机构而言都是利好。”

  当然,商业化展览有其独到之处,尤其是在宣传策划和推广上有着敏锐的市场视角。如“不朽的梵高·感映艺术展”在北京展出时,不仅拍摄制作宣传片,推出千余种衍生产品,还使用多种手段进行全方位宣传,如北京地铁1号线上的星空列车、向日葵列车,首都机场T3航站楼连廊矩阵宣传,16663块楼宇液晶——LCD四屏联动等。

  李磊用“喜忧参半”来形容当前的商业引进展。一方面,国际文化交流是多层面的,调动民间力量的参与和推动是大的方向;另一方面,除了文化事业,还有文化产业的发展,文化交流与商业活动有时在客观上相互推动。同时,此类展览向商业空间的转移也助推了服务业的转型和升级,在展览的设计上也更加活泼亲民。但同样存在一些值得反思的问题,如形式大于内容,娱乐性大于学术性,作品的真伪和学术问题的模糊不清,作品版权的归属等。“中国人对文化艺术有非常高的热情和学习精神,但因为接触少,如果展览在很多严肃的学术问题、文化问题上不能明确,容易造成普通观众对艺术的误读。”李磊说。

  如何做好引进展?杨卫认为,需要有专业性的研究和策展介入,还要根据中国艺术的发展有针对性地寻找西方艺术史里有价值、有内容、有影响力的作品,既吻合中国的情境,又能达到更好的传播功能。“希望多引进一些正在发生的、在当代艺术史有影响的艺术家作品,注重同我们当下的联系更紧密。”杨卫说,“不要只盯着莫奈、毕加索这些熟面孔。”    (冯智军)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