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欣赏

逸逸胸中气 荡荡君子风

2016-08-06 13:15:11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

  ▲甘雨和风(国画) 林伟光

  想起一句俗话,无巧不成书。其实,巧不只在书里,于日常生活中,这巧字也无所不在。

  可不,说到巧字,就要说说我所认识的一位画家了,他与我有“三同”之雅,即同名同姓同乡。天下竟有如此的巧事?也真的应着了那句无奇不有的话了,可见,世界上的事还真的难说呢。

  不过,有了这“三同”之雅,我与他就有一份格外的亲切,想起来也都觉得心头暖乎乎的,或者这就是缘分吧。

  他也是汕头人,不过,现在却居于上海的禅竹山房,是海上画竹的名家。我不讳言,是先知道他的名字之后,才读他画的。

  竹是国画常见的题材。自古到今,画竹的并不少,其中不乏画得精彩,卓然名家的。

  竹有君子之风,象征着高风亮节,其实人们所欣赏的正是一种澡雪的精神境界。但要画得好,却也真的不容易。历代中不乏画竹的名家,可是,人数究竟还是寥寥。为何呢?或者不单是技巧上的问题,更在于胸襟上的能否高远。必须是具备高尚人格者,他写出的竹才有逸气和神韵。这也是画竹的多,而好者却少的主要原因。

  我欣赏伟光君笔下的竹,觉得他好的,就是有一种超迈庸俗的逸气,那份清洁精神的意蕴深深打动着我。如这帧《甘雨和风》,就一反常见的凌风经雨,益显其节的意境,所强调的却是一种常态下的姿态,是一种守望与坚持。就境界而言,常态下的坚守,要比特殊环境里的坚持更难,也更显难能。那份葱茏的生意,满满的精神风貌,十分感人。从整幅画欣赏时,就觉得别饶意韵。而在行笔上,似乎不刻意追求老辣,反倒于盎然的生意处格外留心,就蕴涵了一种高标的风致。其间的老篁新笋,浓与淡,远和近,主及次,他是胸有成竹,处理得很恰切。我觉得,好的画,其妙者乃在于整体上的和谐,更在于细节处的时时照料得到。细节?是的,好的画都讲究细节,画竹尤其如此,在小处着眼,彰显其大美。

  记得,读过郑板桥画竹之作,似乎以疏见风骨,寥然的几竿竹,一块拳石,意境尽显。这是一种傲骨的强调,更是内心独守孤标的坚持。而有时候,为了突出竹的清格,则连枝都不画,就是几个浓墨的竹叶,但你却深受感动。那种美妙的意蕴,在画面上是十分生动的,也令人回味无穷。总觉得,千古画竹者,到郑板桥已到了妙绝,那般的随心所欲与信手拈来,真是写绝了。

  伟光君之竹,可以见到他对板桥的景仰,其间,当然也有几分板桥先生的神韵,这是一位画竹后辈对前贤的致敬,但仅此而已。如果是萧规曹随的亦步亦趋,当然是要不得的,伟光君之令人刮目者,其实不在于他笔下的那几分似,而是在于另外几分的不似之上,这就是他积历年来探索后的心领神会,是他异于别人的自我呈现的艺术面貌。

  如果说板桥之竹,其韵在疏放,其趣在随意,那么,伟光君笔下之竹,却更在于他的兼融并蓄的丰富,在于他的融汇贯通后的生动。他并不局限于郑板桥,他把眼界放到了历史长河来打量,不自设禁区,择好而用。于是,文同、赵孟頫、林良、夏昶、吴镇、石涛,等等,都是他关注的画家,因此,就塑造出了一种不属于任何人,在似与非似间的艺术风格。

  伟光君爱竹,画竹而不爱竹是不可想象的。爱竹,赏竹,进而种竹,其实就是把自己的情绪都融进竹里,而挥洒于笔墨间时,这些竹就不是自然的竹了,而是带着他鲜明的印记。

  我注意到,他在创作中,十分重视个人感情的作用。他说,任何艺术都应该以现实与自然为基础,在传统中融入个人思想情感,用笔墨将作品表现出来,使观者产生愉悦的心境或者能引发共鸣。这话说得很好,是真正艺术家恳切的真知灼见。艺术要升华,要飞扬起来,当然不能只是纯客观的反映,要能够融进自我的精神,表现出精神的卓然特立。

  近日,他赠寄我一把扇子拂暑,画的正是竹。读时,就有:逸逸之气韵,君子之风致。我很喜欢。他附言请我指教。太谦虚了,正是写竹者虚怀如竹的美德。

  他是一九七七年生人,虽是小老弟,但后生可畏,这回,我就只敢说一句:岂敢,岂敢。当然,对于他艺术的未来,我倒是信心满满的。 (任之)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