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小说>穿越>书生下面 > 第一碗()
    一室昏暗,点了简易小夜灯的房间里,酒瓶乱倒、衣衫散乱的纠缠在地上,床上传来黏腻暧昧的水声。

    一头黑sE长发的男子QuAnLU0的坐卧着,姿态撩人,身上随处可见的Sh印,始作俑者正低着头hAnzHU他的慾望,随着每一次x1ShUn,白锦棠就会发出令人狂热的低哑SHeNY1N,听在下面的人耳里是莫大的鼓励,x1ShUnT1aN弄得更加卖力。

    「嘶……停,我有允许你这样x1吗?」白锦棠在一阵激灵快感过去後,伸手抓住下面人的短发,迫使那人停止动作,脸往上抬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刚毅富有男人味的脸庞,称得上帅气,左眼有个纵向的刀疤,眉毛及眼睛极黑,此刻也染上情慾的红,看起来无端X感。

    男子微喘着气,眼神往上盯着白锦棠,明明气质跟凶恶的狼犬一般,此刻却乖巧的等待主人指令,竟也让无辜二字在此刻攀上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白锦棠满意的微笑,笑容很美,脸也很美,虽不是柔美的长相,也不什麽雌雄莫辨的气质,但他的长相俊美、气质斯文稳重,平素时微笑已经让人迷了眼,凶狠的时候更加增添神秘气质、异常迷人,他是道上名气响叮当的白鹤先生,引退前跟其他两位大哥并列道上三雄,三雄里各有各的特sE,他无异是最让人m0不着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说他外观斯文,但手段却最狠辣,薄薄的金丝边框眼镜後面藏着一双极度会g人的丹凤眼,里面却长年带着冰霜,没有温度就是他最高的温度,薄薄的嘴唇似乎也是长年带着微笑,但仔细一看,那角度却不知该说是讪笑还是冷笑,冷极了;被他外表迷惑的人往往都是下场最惨,其他双雄也不轻易招惹。

    「这是第几次了?嗯?」白锦棠眼波流转,嗓音轻柔,一个反手把原本专心侍奉的男子压在身下,嘴唇轻轻包覆着对方的耳垂,呼出的热气让对方一阵一阵的颤抖。

    「第三次,老大,第三次。」男子低喘,嗓音颤抖。

    「哦?第三次了,还学不会?」白锦棠继续暧昧的用又软又热的舌头描绘着对方的耳骨形状,单手伸下去抚弄男子火热的慾望根源。「这里很烫呢,他想着甚麽坏事呢?帮你r0ur0u嗯?」

    「…我们峰峰也长大了呢,当初还是那麽小的孩子。」话语温柔,手劲却凶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