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韩江水

榕江有情忆六娘

2016-08-26 10:25:58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■李坚荣 一江痴情揉碎的水,漂浮着幽怨的猪笼。一具尸首闻着熟悉的味道,魂牵梦绕,注定的宿愿。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追求爱情的脚步。生前未结连理枝,死后也续鸳鸯缘。渔民将浪漫

■李坚荣

  一江痴情揉碎的水,漂浮着幽怨的猪笼。一具尸首闻着熟悉的味道,魂牵梦绕,注定的宿愿。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追求爱情的脚步。生前未结连理枝,死后也续鸳鸯缘。渔民将浪漫打捞,荒岛多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,那勾魂艳丽的山盟海誓,定格成一块无名的石碑。至死不渝的爱情幻化成两只白海豚,游弋榕江的水面上。想象的结局总是美丽。

  西胪的痴恋,在人生的转角处抺上蜂蜜。绿荫下,小河边,盛满着一尘不染的憧憬。老巷口,忽明忽暗,忽近忽远的灯光,拉长两个重叠不离的身影。每一次心跳,都绽开一个如花似玉的日子。每一个日子,都折叠一张张笑脸。陆游的词,李煜的歌,文君的酒,煮熟了红樱桃,藏在心间,唇边抹不去一层薄薄的清香。

  双溪嘴绝情,神龛族法残忍。模糊的双眼,辨不清世间是非黑白,情仇恩怨,“自古红颜薄命”的谶语又流传在人们的口头。千百年来的流毒,将一个柔弱女子推上了一条不归路。江水蓝蓝,苍天无言。她用生命写上“流俗可畏”,一声声血泪,一句句泣诉,留下“欲食好鱼马鲛鲳,欲娶雅女么苏六娘”的俗语任后人浮想。

  白屿岛消瘦。芳草凄凄,古榕参天。一弯明月低睡在凤尾竹中,榕江潮声低沉,心灵深处颤动。爱情化为绝版蝴蝶,梁祝徘徊于草丛。肉体化成一弯清水渗进黄土,流溢芬芳。一个过程,一种经历。所有的爱都是绵绵秋雨,滴湿了昨天。命运的二胡拉起,声声断断,低吟浅唱,演绎成无期的守候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